呜呜呜呜我

未来永劫

[飞咻] 最大公约数*

7.Jan

△第一人称

我是被人一下给拍醒的。
我曲腿仰躺在电车里,明晃晃的光线刺的我打了个机灵,身体开始尝试运转重新感知周遭。地面不冷不热,隔了层皮肉心里却沉的发烫,正对着的车门旁挂着化妆品代言广告,某位竭力挤出夸张笑容的女星并不是我的菜。醒来的刹那间无数信息在保留于醉酒之前的有限认知中炸裂开来,令我不知所措,脑袋里嗡嗡响,一时心情极差。
我稍抬起屁股掏出被卡在裤兜里的手机划开屏幕,五个未接来电,一条语音留言,点开之后是金南俊骂我喝多了就别逞强自己回家。离聚会结束已然过去两个多小时,相对静止又冷清的车厢里,助长着在亢奋笼罩下如溺水般逐渐丧失意识的矛盾,我花光了本就不多力气的胡思乱想着,若有人来叫醒我,我就爱上这个叫醒我的人。
由此记忆率先被唤起,我冒冒失失的指使着自己无处安放的目光,得出了对眼前这人的第一印象,皮肤苍白。不同于我以往偏爱的那些白嫩的女孩子,像是平日里出门也只是为了通向另一个毫无阳光照射的密闭空间。他一副没睡醒的恹恹的样子,看不出喜怒哀乐,灰色头发里夹杂着褪色后的淡黄,刘海服帖的贴在额头上,保持着适当距离半蹲在我面前,裤子的破洞勒出了膝盖上一大块微微泛红的皮肤。
我故作轻描淡写的问了他这是哪儿,借此机会上下打量他。他说已是终点站,再过五分钟返程。
除去胃里犯着恶心,刚站起来的不适应让我崴了下脚之外,脑子倒挺清醒的。我对这位存在与否事实上全凭我乐意的赌约对象起了玩心,在他面前假装卖弄起醉相来,果不其然,他皱了皱眉头,露出困扰的神情。
眼前人声音低哑,例行公事般问了我家住哪,我随口说了前女友家的住址,他竟冷哼一声。哪怕很久以后,我也没想通当时闵玧其究竟是怎么知道我在胡扯的。我借机补上句脚踝痛,抓住了他的胳膊,让他带我坐下。他看上去本要抽开,又没抽开,拉着我坐在软绵绵的电车椅子上,我感到身体往下舒服的一沉,险些再次萌生睡意。
我演醉倒跟演成了真一般,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。
经常被人讲爱说些令人摸不着头脑无法给出应答的话,颇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味,这词分明是个贬义。说话并非排列组合,人也不是,世间也不是单靠数列就能达到。
此时我自然放纵了本性,逮住他耷拉在腿上的手。他的手不似外表,透着体温,摸上去很舒服,我拉着他的手指着车厢顶,大声说着,你看,你快看,天花板要塌下来了,天要塌下来了。车厢里几个晚归的人转来了视线,我料他此时有点窘迫,耳朵发红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。我想他必定也会像所有大人,或者说一副十足的兄长模样回答道,不论是天花板还是天都不会平白无故的垮掉,但他却加重语气再次问我家到底在哪。我又荒唐的觉得世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我索性嬉皮笑脸的凑近他,盯着他伴随呼吸有规律可循的眨眼,想要去海边便不经思索脱口而了。
他脸也不转,以缺乏足够情感的语气推断我不是生于海边,脸上却流露出了一种势在必得的表情,大概他自己都尚未察觉。我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这样意味不明的回应倒先是让我憋红了脸,我想告诉他我的确不是生于海边,他猜对了。
我的故乡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土地,放眼望去压根看不到什么海,我从小没见过海,直到我到了这儿,但也得花上一个小时的车程。
他摇了摇头说,哪里会有一眼就能看到的海。
我觉得大概是托了海的福,他不太情愿的答应了送我回去。他眯上了眼打起盹来,嘴里还不忘补上句真是麻烦的小孩。
我用力往椅背上一靠,也半眯上了眼,嘴里还不忘念叨我其实是住在起始站,也不知道为什么搭上了这班车,不对,醉酒之后的世界也实在没什么逻辑可言。…呃,那就,可能是为了遇上你。我小声嘀咕着后半句,这般适用于所有初次相遇的老套情话。他们都爱说像我这样的年纪半大不小的人很是不靠谱,满脑子虚妄,并自以为是,哪方面都是如此。
后来他还真跟着我回到家,只不过一路上一言不发。我匆匆忙忙在玄关蹬掉了两双鞋,进了屋里脱力似的倒在了床上,陷进柔软的床垫的瞬间,我似乎意识到了平日里只存在第一人称的家里首次拥有了第二人称。
你…
我揉了揉太阳穴,毫无待客经验,也不知如何感谢人,发出了个苍白单音节之后,回应我的是突然响起的手机,再次关上的防盗门和远去的脚步声,直到空气归于短暂的凝固,屋里的一切如同得到了某种许可,又兢兢战战的开始运作起来。
作为一位失败的主人和摸不着头脑的赌约者,我灰溜溜的爬起来去门口反锁门,竟发现这家伙掉了张电费缴费单在鞋柜旁的地上。我站在原地借着卧室昏黄的灯光,自言自语般读了遍上面的姓名和住址,以及带有数字的内容,活像没见过这任谁都会有的缴费单。短短的几分钟之后,我就只能靠一串数字来认识他了。看他那无欲无求的寡淡模样,倒也是个耗电人类。
总之证明了今晚撞到的不是鬼,是个大活人。我把缴费单顺手丢在鞋柜上,抓了抓变得乱糟糟的头发躺回床上。
是闵玧其这个人把我捡回了家。脑海里无意识重复着这句话,没过多久我便睡着了。

END


*标题来源radwimps歌名 倒是跟歌词内容没什么关系
*强迫症大概会再作修改

评论
热度(3)

© 呜呜呜呜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